当前位置: 主页 > 药企新闻 > 正文

二次议价各地蔓延渐成新常态 药企面临价格绝杀

发布时间:2017-12-26 17:10 浏览:

  二次议价各地蔓延渐成新常态

  药企面临价格绝杀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辛颖

  安徽省蚌埠市卫生局的一纸公告让准备参与竞标的药企叫苦不迭。

  4月19日,安徽省蚌埠市卫生局在官方网站发布公告,《致蚌埠市单品种带量采购相关药品生产企业的一封信》,要求药品生产企业或授权的代理商在蚌埠市的让利幅度不得低于省药品限价目录中医保支付价格的25%。生产企业可以通过直接让利,或通过授权代理商承诺让利的方式进行。对于降幅未达25%的,其生产企业所有药品永久性不得在蚌埠市所有公立医疗机构销售。其中,“所有药品永久性不得”几个字还被特意加大标红。

  “这意味着蚌埠市的药品二次议价程序已经落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药企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据统计,蚌埠市此次涉及二次议价的单品种带量采购的品种,包括步长制药的丹红注射液,华润三九(000999,股吧)旗下的参麦注射液、生脉注射液、参附注射液,四环医药旗下的马来酸桂哌齐特注射液,中恒集团(600252,股吧)的折射用血栓通等。

  药品二次议价,是指医疗机构在实际采购时,在省级招标确定的价格基础上,与供应商进行“二次谈判”,通过“二次议价”来压低实际采购价格。

  资料显示,浙江二次议价试点城市已从目前的绍兴、宁波蔓延到乐清、海宁以及长兴,陕西宝鸡也已开始了第一批药品二次议价,降幅约为20%,同时参照安徽、浙江、天津。

  “在新一轮的全国药价改革中,‘药企降价没商量’已经成为了普遍现象。伴随着二次议价在各省逐渐放开,医药企业和代理商的利润空间又在被进一步压缩。”北京鼎臣医药咨询史立臣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明令禁止后又开放

  对于近期各省逐步开放的药品“二次议价”在此前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行为。

  2010年7月七部委联合下发了《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工作规范》(以下简称《规范》),其中明确指出禁止二次议价,但以各种名目掩盖的“二次议价”并未完全消失。

  九州通(600998,股吧)医药集团业务总裁耿鸿武曾公开表示,在集中招标采购制度下,二次议价在我国并不合法。

  大约从2000年进入新医改之后,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逐渐在地市一级普遍推开,其政策初衷是通过团购压低药品价格,切断医生与药品之间的利益链,医院逐步被剥夺了药品采购自主权。

  但由于这一过程中政府补贴的力度始终有限,医院未能摆脱“以药养医模式”,医院缺乏控制药品费用的动力,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也就没能够遏制虚高的药价。

  据此前媒体报道,几个人代表全省医院集中招投标,招标一次管几年,只要把招标的几个人搞定,就能全省通吃。在这种机制导向之下,药企愿意卖贵药利润高,医院愿意卖贵药收益多,医生愿意用贵药回扣高。一些药品价格越招越高,而低价药物却往往惨遭逆淘汰。

  2014年11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了《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对药品价格形成机制进行改革,取消药品政府定价,通过医保控费和招标采购,药品实际交易价格由市场竞争形成。同时对取消政府定价后的监管措施作了明确规定。取消药品政府定价后,将按照“统筹考虑、稳步推进”的要求,从四个方面加强监管,促进建立正常的市场竞争机制,引导药品市场合理形成价格。

  2013年10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和基层运行新机制的意见》强调,“对经多次采购价格基本稳定的基本药物试行国家统一定价;对独家品种试行国家统一定价,也可探索以省(区、市)为单位,根据采购数量、区域配送条件等,直接与生产企业议定采购数量和采购价格”。

  史立臣认为,这项政策意味着“二次议价”公开化,也开启了新一轮的药价打压。

  2015年4月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中也删除了原有的“药品的生产企业、经营企业和医疗机构必须执行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不得以任何形式擅自提高价格”。

  湖北、安徽、浙江、河南等省份先后放开二次议价,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有些省份虽仍然公开禁止二次议价,但实际上却在进行力度较大的二次议价。而在2015年的省级药品集中招标中,安徽、浙江等省份直接设定降价指标,而在此基础上仍要进行二次议价。

  北京鼎臣医药咨询史立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到,二次议价意味着企业在省级药品集中招标中标后,还要面对每一家医院再次议价,招标已经丧失意义,而且大大的增加了医药企业的工作量。

  药品停供现象出现

  面对层层的药价打压,医药企业和代理商中已经出现了停止某些药品供应的情况。




上一篇:外资药企在华“有人笑有人哭”
下一篇:中国市场成外资药企福地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