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药企新闻 > 正文

湘北威尔曼上市崎岖路:超过50场纠纷 一个专利号引发药企混战(2)

发布时间:2018-02-08 13:56 浏览:

  上述自家人互诉的一幕也出现在“抗β-内酰胺酶抗菌素复合物”专利上,只不过这次的对象由公司在职法律顾问换成了湘北威尔曼,而对方为湘北威尔曼实控人孙明杰的另一公司——广州威尔曼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威尔曼)。

  事件的起因是:2002年12月,北京双鹤药业对广州威尔曼名下的“抗β-内酰胺酶抗菌素复合物”专利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

  随后,湘北威尔曼与广州威尔曼两家关联公司就因该专利问题产生“纠纷”。2003年8月24日,常德市知识产权局受理了湘北威尔曼提出的与广州威尔曼关于“抗β-内酰胺酶抗菌素复合物”的调解请求。2003年9月,湘北威尔曼和广州威尔曼以上述情况为由分别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中止请求。

  2004年8月5日,在双方的第一次中止请求将满一年之际,常德市知识产权局称,由于湘北威尔曼和广州威尔曼自愿在3个月内争取协商解决,如在规定期限双方未能达成一致,常德市知识产权局将恢复调节审查。随后,广州威尔曼和湘北威尔曼接连向国家知识产权局再度提出中止请求。

  然而,事情并未按预期顺利进行。2005年11月28日,湘北威尔曼向常德市知识产权局提出撤回专利权属纠纷的调解请求,这场周旋两年多的纠纷无疾而终。

  白云山化学药创新中心法律顾问许淑文认为,主要原因是广州威尔曼和湘北威尔曼以权属纠纷为由,向湘北威尔曼所在地常德市知识产权局请求调解,同时以此为由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中止审理的要求,使得该案件的审理一拖再拖,直到去年常德市知识产权局才作出最后的裁定。

  2006年1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向广州威尔曼发出《中止程序结束通知书》,称广州威尔曼的专利权恢复到有效状态。但2006年3月,专利复审委员会做出判决,宣告该专利权全部无效。

  在此期间,不罢休的湘北威尔曼又转战广州,再次以专利权属纠纷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起诉讼,但2006年2月又撤诉。随后,广州威尔曼又开始展开新一轮的维权路。由于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孙明杰,这两场诉讼看上去更像是“左右手互搏”。

  耗费九牛二虎之力起诉广州威尔曼,但最后湘北威尔曼又不出庭。根据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年12月发布的(2006)穗中法民三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书,原告湘北威尔曼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裁定按湘北威尔曼撤诉处理,负担案件受理费500元。

  原最高人民法院审查员、知识产权服务机构——专注鱼专利顾问韩国良则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专利无效宣告程序并不复杂,审查期限一般为2~3年,从上述诉讼和程序的过程来看,威尔曼很大概率是在拖延时间。

  与十余家药企隔空大战

  “抗β-内酰胺酶抗菌素复合物”专利对应的产品是“注射用哌拉西林钠舒巴坦钠”(以下简称均为商品名“哌舒”)。尽管与关联公司广州威尔曼在专利权属上“扯不清”,湘北威尔曼却以同样的事由将国内10多家药企告上法庭。

  公开资料显示,湘北威尔曼在国家专利局获得的“哌舒”专利号为ZL97108942.6。湘北威尔曼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孙明杰曾公开对媒体表示,湘北威尔曼从1996年开始研制“哌舒”,1997年开始申请专利,2002年获得该发明专利证书。2005年8月,湘北威尔曼获得“哌舒”原研专利产品新特灭、新克君和特灭菌新药证书。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个专利产品在全国却有10多家药企在生产,正是由于这些公司对湘北威尔曼的专利不认可,围绕“哌舒”的专利诉讼把白云山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双鹤、誉衡药业等药企都牵涉进来。

  2006年,白云山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双鹤、哈药集团等国内药企联手抵制威尔曼的“哌舒”专利,称该专利“不具备新颖性和创造性”,意在挡住同类产品生产企业的经营之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在2009年4月的一则报道中提到,针对“哌舒”专利权,白云山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双鹤等11家药企也提出质疑:“哌舒”专利技术已于1990年和1996年发表在《德国药物研究》和《国际抗生素杂志》上,即意味威尔曼的“哌舒”专利早已是国际公认的自由公知技术。




上一篇:安徽:鼓励药企承接医疗机构的药房服务
下一篇:违规生产 安徽两药企GMP证书被收回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